源味果汁

我磕的cp就是最甜哒~

啊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吧

【命韵峋环】国王与骑士🅿️

🆘🚗


写在最前面

感谢这个冬天阿瑟和婧仪给我们带来了李峋和朱韵。今天大结局了,他们的故事即将完结,但是希望平行世界的他们永远幸福下去。




直到回家,朱韵想起发完微博高见鸿一脸的懵,心里还是一阵暗爽。不,是明爽,光明正大的嘲笑高见鸿那上不了台面的卑鄙小计俩没用了。


谁也不能阻挡李峋的脚步,如果有,我朱韵为他摇旗呐喊,冲锋陷阵,扫清一切障碍。


“叮~”是李峋,他喝酒了。


李峋眸色有些沉,愣愣的看着她,“李峋......”你怎么来了,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公司吧。


李峋低头一手亲昵的揽着腰,一手抚上俏脸,边走边亲着还在问东问西的娇唇。


朱韵被他箍在怀里,感受着后脑勺撞到柜子的轻微痛感,整个人不老实的不停扑腾,却也配合双手圈住他的腰回wen。


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李峋的呼吸多少有些重,“明明已经答应和他们和解了,”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朱韵脸上,增添更多的暧昧。


朱韵垂眼,语气轻轻淡淡:“我最讨厌别人要挟我,你做决定之前为什么不问问我,”何况是用我来要挟你,我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。“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我不在乎。就算全世界误会我,我也不怕。”


“我愿意!”


李峋温柔的凝视着他勇敢的女该儿,“我不愿意!”


公主,就应该接受全世界仰慕的目光,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嘲讽。


“我不想白白折腾这么久,”朱韵双手捧着一张俊脸,语气更加坚定:“你不能低头,我不允许。”


“怎么是白白折腾”李峋眼中几欲灼烧的浓烈爱意已经溢出,“把你赢回来,不亏。”


原来,他知道。


那么一切就值得。

看着眼前身着深v且中空的骚包男人,你双手攥着大衣两排扣子往你这边一扯,他离你更近,衣服也更敞开。


你的手顺着中间敞开的地方伸进去,两只手如孩童玩耍般在光滑的肌肤上嬉戏。


“好玩吗?”他呵笑,然后低头吻你。


你滑动双手攀附在他肩膀,迎接他的亲吻。


他双手从你肩膀摸到腰,稍一用力把你提起来,放到旁边的斗柜。


你顺势脱掉他本就要掉的外套。


他搂着你,温柔的在你颈后印下一道道印记。


“这么急吗?”


你在看什么?

手机交出来!



哦~原来,你喜欢这些姿势呀。

今晚带你试一试,包你满意!

【命韵峋环】病房🅿️

激情短打 一发完

前情提要:李峋和公主一起甜蜜完成无敌武将项目,结果封面事件李峋吃醋,故意说一些难听话刺痛公主,公主酒吧买醉。




朱韵有时候觉得李峋相当的残忍。


在甜蜜一段时间后,她以为和李峋已经有了共识,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残忍的话。


将烈酒送入口中,迷迷糊糊之间,朱韵仿佛看见还是长发的李峋踏步而来,她仿佛听见自己在说,李峋,选我吧,我绝不背叛。





距离朱韵离开已经几个小时了。


李峋不知道应该准备怎么形容说出那番话的动机。


割裂关系?那看见她和另外一个男人有说有笑,即使他心里非常明白,襄王有意神女无心,朱韵眼睛里面的光是为了他而闪耀。可是左胸房的心痛是怎么回事?


吃醋?三年前他已经将她推开,早已经不是男女朋友,现在朱韵能接受他吗?


一个人通过不断的努力练习,21天会形成一个新的习惯。可他在监狱里面一千多天他也没有养成不爱朱韵的习惯。如xi食烟叶上瘾,一旦离开肺部就会钻心的疼,除非有解药。李峋明白,朱韵就是他下半辈子的解药。


李峋将一行代码都没有敲的电脑盖上拿出手机,既然他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就趁早和朱韵说明白吧,小孩子才会受害者躺地上打滚死不认错,成年人和老婆认错没什么丢人。


“喂?”


不知电话那边说了什么,李峋随手拿件外套冲出房门:“我马上来。”


李峋过来的时候,田修竹已经回去了。只有朱韵一个人躺在病床上,眼睛直愣愣盯着天花板发呆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“朱韵?”李峋试探性地轻唤一声。


他不知道这几年朱韵一个人在国外的日子这么难熬,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他。


想到下午那些刻薄的话,朱韵对李峋语气中的歉意并不领情,把脸扭到一边不去看他。


“下午我说的是气话,你不要当真。”高傲如李峋,如今也是低声下气地向她解释。


 “气话?”朱韵冷不丁地问。这一句,把李峋接下来的话全都堵在了喉咙里。


李峋自知理亏,也只能硬着头皮坐到她的床边,弯下腰紧紧抱住她,温柔道:“公主,不要丢下我。”


朱韵快窒息,推他又推不动。


李峋又说:“之前在jian'yu里,我说的那些话只是希望你不要卷进来。你有光明的前途。”语气诚恳。


朱韵确实很在意李峋自以为是的为她好而推开她,他看轻了他们这段感情,也看轻了她朱韵的爱。


她曾视他为国王,是她所有目光追寻的方向,是他忠心的不二之臣子。她是那么信任他,可最后原来自己是他只能同享受不能共患难的女朋友而已。


悲观的情绪来得又猛又急,不想在李峋面前失态。朱韵努力抑制住自己想流泪的欲望,却控制不了生理强烈的反应;李峋越是这样温柔,待会又会为了她好推开自己。


李峋脱下大衣俯下身去,爱怜地捧着朱韵已经泪流满面的脸轻wen。


“你这也哭得太丑了。”


朱韵抬头直视他的眼睛,眼里还蓄着泪,带着哭腔道:“这时候你还说我丑。”


李峋低头wen上她柔软的唇;“公主,我们和好吧。”他能看到她内心深处的不自信和缺乏安全感,源于自己的别扭和自负。


“你说的,那这一次不能再推开我了。”


李峋抽出纸巾疼惜地将她脸上的泪水搽干净,“这次,你还会实现你的愿望,”动作轻柔,仿佛朱韵是一个易碎的瓷娃娃。


朱韵想到那年在雪地里说出的愿望,柔软和动容在心中爆发,抬手搂住李峋脖子wen上他的唇瓣。


剩下的彩蛋见

事业粉毒唯金句

李峋 我疯了 我陪你住在这儿啊

你看看 你看看你身边的人 有一个是正常的吗

跟你朝夕相处的大学同学 现在恨不得你永世不得超生

还有这个人 成天正事不干 就撺掇你跟这个女的在一起 跟个变态一样

还有她 跟个灾星似的 他早就跟那个画画的在一起了 你看不出来吗

你告诉我 你还有什么可留恋的



蒸煮李峋

你们这些人都是我留恋的 包括你


侯宁be like:狗屁 我对你来说重要吗  你会来找我的 你会后悔的


来源见水印 侵删


【命韵峋环】办公室🅿️

剧情ooc     🚗🚗

激情短打 一发完


私设公主签收显卡的时候是晚上,同事和隔壁都下班了,李峋说是加班实际在等公主。


对了,李峋一个人住哈。





朱韵将签收的快递抱到工位放在办公桌上,作为一个程序员,最基本的电脑安装她当然会,只是以前这都是李峋帮她的。


歪头看看后面仍在敲代码的李峋,朱韵气鼓鼓的哼一声:叫你不来帮我,待会儿显卡绝对不给你。


任何人被怨念的眼神盯着都不自在,何况那是他放在心里的公主。


女孩儿眼里的幽怨委屈都快化作x射线不断向他射来。李峋嘴角一弯,还是这么可爱,生气的时候都是张大眼睛瞪着他。


特别是他们在一起后,每次他调皮逗她,她都假装生气,拉着小脸拧着眉无辜的看着他。


心里的那根弦被回忆轻轻拨动,看她笨拙的拆开包装。环顾周围,李峋终是站了起来,上前抽走朱韵手中的内存条,看了看,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怎么朱小姐现在装个电脑都不会了呀?”


被他取笑,朱韵窘迫极了,正不知所措时,被李峋从身后扳过了头,突然一张放大了的脸呈现在眼前。



以上是可以见人的,见不得人的在彩蛋哈